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手指间的情](1-3)
[手指间的情](1-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视频 av在线 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日本av 欧美av 国产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2003/09/16发表于:情色海岸线
 
                (一)
 
  *********************************** 
  好久没有回海岸线了,这次想连发两文。不知当年的兄弟们有没有忘记我, 虽然我不做这儿版主了,但祝本论坛更加昌盛。
 
  *********************************** 
  纯黑的键,如玉修长的指轻轻敲打着键盘。每一敲击声都是美好的音符,血 液底的真情注入其中。
 
  一段易逝的网恋成长并成熟最后悄悄死亡。
 
  有朋友说在色聊泡来的妹妹最淫最荡,我暂时保留看法。因为我以前从没有 去色聊,今天我爬到腾讯建二聊天室玩去了。聊天室的名字很刺激,叫什么“大 家来做爱”。都半夜12点了,我想现在进去的女人不是单身就是极端性饥渴, 说不定还可以找到漂亮的小妓儿。
 
  象我这样以写色情小说为生的,只有拿到稿费才有机会抽得上好烟和去找小 姐(有些小姐真的很漂亮,做时象骑在一块白玉上——一个绝美的艺术品)或现 实中的女人。现在的女人没有钱一般上不到,性是一种交易,我叫它交配。我一 个朋友说五十元可以上一个网上女人,说来也不错。
 
  有些低档次的女人本身就是性饥渴,如果有人请她们喝茶,她们很渴望喝完 茶后可以爽一爽。“灵魂的空虚/有时一支烟不能代替、一杯酒不能代替/当这 金钱和性横流时、所有的一切不再重要/人们变得更空虚。”在这样的时代我们 活着应该很幸福或许很悲哀,如果我不迎合这社会就会被抛弃,现在只好性而向 上。
 
  好几天没有收到稿费了,我只能去上7毛钱一小时的网,那机器就象大街上 最差的妓女。为了解渴只好被迫放弃尊严,就象我没有钱时不再抽三五,一元的 香烟也能混几个小时。几个色友告诫我如果没有钱就省些,现在学会省,一元的 烟也能感受享受生活的快乐。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玩女人了,但我这样的人性欲不是太强,不象我一个叫天 皇色色的网友一次能搞二个小时。有女人说我讲究做爱质量而不讲究时间,一般 在做爱前通过抚摸就可以让女人达到高潮,当我插进去时女人已经下面已经湿得 不成样。当我近二十分后钟结束时女人可能流了二次了。
 
  打开QQ还是几个老网友,有几个是我网上妹妹不敢乱打扰,否则人家要告 我性骚扰。我本来的形象因一段时间在网上行欢作乐太多变成很狼狈,我一跑进 聊天室人家就叫我色狼。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人家还记得这么深,看来做坏事很 容易让人记得。
 
  原来我爱同我几个哥们在聊天室聊做爱的事,常把一些小妹妹吓得跑走,后 来断网一段时间小妹妹们还是忘记不了我这个色哥。为了维护我原来纯洁“少男 形象”,决定不再打扰老网友。
 
  点燃一支烟随便打开自建聊天室,在自建二发现一个叫“今晚来做爱”聊天 室。网上免费做爱不错,最少不用花钱,最多多抽几支烟,多死亡几个脑细胞而 已。我把网名换了一下叫“色情上校”。嘿嘿,我搓了搓手,这下可以猎杀网上 妹妹了。事实我的口水已经滴下来了,聊天室人妖很多,说不定我碰上了一个人 妖。这怎么办呢?我决定要聊首先要打一下电话看是不是女的。
 
  我先在聊天室呆了一会儿,到处是男人问女人“要做爱吗”。我看来要比那 些常客经验少些,哈哈,但我曾经是一个中国最大的留学生色情站原创版主。聊 天室来了一个叫“水儿”的,我打开悄悄话。
 
  “水儿,你水多吗?”
 
  水儿悄悄对色情上校说:“帅哥,我水多,要不要闻一闻我的水的味儿?” 
  这个女人一开口就直接聊性,很让我刺激,我喜欢女人淫水的味儿,有的女 人说我这样有些变态。我感觉变态是常理,不能解释的,他们只是一些可怜的凡 人,他们怎么怎么懂**是人类五感刺激,再加上第六感,**才会更美满。 
  色情上校悄悄对水儿说:“我喜欢闻,我还喜欢用手抚摸你的肌肤包括你的 可爱的小阴蒂,我会让她兴奋得充血。来吧,你加我号我们QQ里聊。” 
  水儿对色情上校说:“好啊,好棒的男人,我今天要把你吃掉,怕不怕?嘻 嘻!”
 
  色情上校对水儿说:“哈哈!你吃我大鸡吧!来啊,我们QQ日。”
 
  我很快把水儿的QQ加进了,31岁的女人,好棒的年龄,少妇。我敢肯定 性经验一定丰富,可能老公不在家,性饥渴起来了。我在网上比较喜欢泡少妇, 少妇经验好,而且会体贴男人。现实中我也比较喜欢少妇,同少妇做爱很爽,虽 然少妇的阴道比较松驰,但功夫可以弥补洞大的缺点。
 
  “来日吧,小宝贝,我要日你。”我开门见山就在QQ露出我的性饥渴的样 子。
 
  “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我需要安全性,我是单身女人,在卧室里上网。” 
  水儿发来了信息。
 
  “当然是一个人在家,你脱光了让我飞到你床上好不好?水儿。”我抽了一 口烟,深深的吸下去。
 
  “我脱光了,坐在椅上上网,你看怎么办?”水儿又发过,很快的发过来, 我想她饥渴程度也差不多。
 
  “从背后抱起你,用唇亲你的秀发。”我紧接着发过去,叫我网上文字做爱 我可是一流,虽然以前没有试过,嘿嘿,我的色心是我的资本。
 
  “我转过身接受你的吻,让我的红唇印上你生命的烙印。”水儿发过来了, 看来这个女人还多少有些文采,她还懂得浪漫,哈哈,好懂事的女人,这下我可 以在网上爽爽的日她。
 
  “我印上你的唇,享受你的美舌,让我的大舌头伸进去同你纠缠。”我摸了 摸干燥的嘴巴。
 
  “我的小香舌紧紧贴在你的舌头上,用手抚摸我的身体好吗,我需要你的大 手。”水儿急不可待的需要我的手的抚摸。事实我是多情的男人,做爱前喜欢前 奏过程,做爱时讲究**质量。
 
  “我的手穿插过你的秀发,抚摸着你的脸,我吻上你的美脖。让我感受你的 体香,贴着你的动人身体。”我狠狠的猛吸了一口烟。
 
  “亲爱的,抱我到床上,我分开腿让你享受我的美穴的滋味。”水儿又发过 来。
 
  “我抱着你走向我们的床,那是我们快乐的地方,把你平放,我用我那舌头 开始舔你的脸,你的脖子,你的奶子。我双手揉着你的奶子,吸着你的奶头,再 轻轻的咬你的奶头。”我一手抚摸着鸡吧,一手打着字。
 
  “我已经把手伸到我的内裤里,抚摸着我的阴蒂,我需要你。好好的日我好 吗?”水儿的头像又在跳动。
 
  “我要你的大鸡吧,让我亲你的鸡吧,我用舌头舔的龟头。”我还没有来得 及发,水儿又发过来了。
 
  我很快把打好的一段删除,急着发过去:“我来日,好好日你,我鸡吧拉出 来了,来亲我鸡吧,我喜欢你的小嘴。”
 
  “我的阴毛很茂盛,黑黑的粗粗的,阴唇粉色的,穴微张着,我要你日我, 大力的操我!”看来水儿急了。
 
  “我手伸到你阴毛处抚摸你的阴毛,扯弄着你的阴毛。中指轻轻的伸到你的 阴唇处,按着你的阴唇,再用力挤你的阴唇。两个指头夹起你的阴道口,迅速把 中指插到你穴口。”我已经受不了了,全身象火一样燃烧。
 
  “插我,我要你的大鸡吧,用你的大鸡吧插死我!我手指已经伸进阴穴里, 开始抽插了。啊啊……嗯嗯……”水儿又发过来了。
 
  “我又硬又粗的鸡吧轻轻的磨了你一下阴唇,沿着你的微张的穴口插进来, 第一下我要顶到你的穴口,用力向上顶,让我们在最深处交融,我爱你。”我把 烟头捏在地上,我顾不得伦理和平常的习惯,我需要的是疯狂的性。
 
  我手已经伸到内裤里,鸡吧早已充血硬起来了,我抚摸龟头。从来没有自慰 的我这次我竟然摸起自己来了。我的鸡吧向来是伸到女人的逼里日的。我想不通 网上做爱竟然会改变我的鸡吧习性。
 
  “用力的插我,我下面开始流水了,我夹紧你,插到我最深处。最好顶到我 的耻骨。日死我,我愿意死在你的身下。”水儿看来也象我一样疯狂起来了,一 个孤独的女人需要性,没有性生活作为一个人很难存活下去,没有性的人算不了 完整的人。
 
  我受不了:“我要日你,现在要日死你,用我的大鸡吧猛的日你。我的大鸡 吧一直顶到你的子宫口,让你温热的阴道感受我的充实。你的电话是多少,我们 电话做爱吧。我要听你呻吟声。”
 
  我从没有试过电话做爱,水儿很快把电话号发过来,我加打了17909过 去了。
 
                (二)
 
  ***********************************   序:
 
  好多网友(色友)想加我号问我第二集为什么还没有出,事实近几个周蛮忙 的,为了生活为了赚钱,人还能怎么样?人都有一好,纵酒?纵色?纵赌?…… 
  那晚夜已经深了,整个居民区一片死静。夜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有些凉意。 
  电话已通了,那边一片死静:“喂,你好!”我两只手指夹着烟头向烟灰缸 里扔去。
 
  “好,你是道情魔种吗?”一个很羞涩的女声传过来。
 
  “是,你真想电话做爱?嘿嘿!”我坏笑了几声,从网上搬到电话里,有几 分真实,作为男人我还是主动一些。
 
  “我很空虚寂寞,以前很偶然跑进了那个聊天室,后来也试过聊天室文字做 爱,但感觉总是不太好,同你还不错,所以给你电话了。我想体验一下电话里放 纵的感觉,能给我吗?”她有可能贴紧话筒发出很低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女人 想要做爱时才会有的。
 
  我抽出一支三五,点燃了它,打火机的微光照在脸上有些不舒服,我看了一 下外面的星空。这世界空虚的人太多了,多少半夜失眠的人。当寂寞空虚到极顶 时,我们需要什么?性,最原始的欲望,能让我们忘记一切。
 
  “水,你想从什么地方开始呢?”我吸了一小口烟。
 
  “我已经脱光了躺在床上,我的三角裤奶罩扔在地板上,来抱着我……”水 儿一副很饥渴的样子,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也躺在床上,只留下了一条三角裤,刚才同你网上做爱时的精液还没有 干。”我拿了一个枕头放在背后。
 
  “魔,让我爬在你的面前,隔着你的内裤亲吻你,让我的舌尖舔内裤上的精 液。”水儿呼吸变急促了。
 
  我分着腿在想象她跪在我大腿间,下体已经慢慢变硬,我的双手抚摸着她的 脸,穿过她的秀发,我忘记了一切,忘记她是我不认识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 以前没有通过话。
 
  “心,让我张开我的大手抚摸着你的背,一直向下抚摸,一直抚摸到你的丰 臀。”我在想象我的手指流过她洁白的肌肤,向下滑去。
 
  “魔,让我牙齿轻咬着你的内裤向下扯,让我亲亲你两个蛋,再沿着你阴茎 根部向上舔,一直亲到你粗大的龟头,让我的小口把它吃下去,噗噗……”水儿 发出几声吃鸡吧的声音。
 
  “心,我右手沿着你的臀沟向前摸,另一个手伸到你的胸前捏着你的胸。我 的手指轻轻的伸到你的穴口,上下揉着你的阴蒂。”此时我的声音有些发抖,象 真的她在我面前,我抚摸着她的阴蒂。
 
  “啊,好爽,我手指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蒂,它是粉红色的,已经充血了,很 硬,我的手指在上下磨着它,好舒服!”水儿发出几声呻吟,真的手指在调弄阴 蒂了。
 
  “把我鸡吧全吃下去,我要一直顶到你的咽喉。”我鸡吧已经很硬了,有些 受不了,发出原始的叫声。
 
  “来来,我全吃下去,来顶我的小嘴。我的小舌头卷紧你的大鸡吧,快插我 的小嘴,我喜欢你的鸡吧!”水儿象发疯一样。
 
  “好的,我抱紧你的脖子,长长的鸡吧一直插到你的嘴里,开始向你喉咙深 处插去。”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投入了什么都忘记了。
 
  “好爽,我吃了你的鸡吧,用力插我。”水儿叫着……
 
  “把双腿分大一下,我手指要伸到你的穴里抚你的阴道。”我渴望她裸躺在 我身边,我修长的手指伸进去摸着她温暖的阴穴里。
 
  “好的,魔,我要你,我的腿已经分开很大,我需要你的手指,还要你的大 鸡吧!把我放到床上好好的搞我,日我!!!”水儿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说话有 此发抖,我想她已经把小手指伸进阴穴里日自己了。
 
  “这是我们的房间,这是我们的床,我抱着你轻轻的平放在床上。你的的秀 发散在床上,洁白的皮肤发出神圣的光芒,我趴下身沿着你的秀美的脸向下吻。 
  双手揉着你的奶头,我疯狂的吻着你的奶,再沿着你的胸向下吻,一直亲吻 到你小腹,感受到了吗?亲爱的。“单纯的疯狂的性并不能满足我的欲望,我需 要想象和柔情。有个女人说我是平称星座的,而且是A型,很懂做爱。
 
  “魔,我现在有些感觉你非同常人,再亲吻我好吗?”水儿很温柔,象躺在 我怀里听我讲故事。
 
  “我亲吻你的阴毛,吻着你这块神圣的草地,它属于我的。舌尖轻轻的分开 你阴穴,轻轻的伸进去,让我品尝你的水的味道。”夹在手指的香烟燃得差不多 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
 
  “魔我们开始一起高潮好吗?我下面已经湿透了,来插我,我需要你!”水 儿哀求着。
 
  “好,我手握着粗大的鸡吧对着你的穴送进去,让你空虚有些发热的穴感受 我的鸡吧温度和充实。”
 
  “啊!啊!再插深一些,我在感受你的鸡吧沿着我的阴道向最深处伸去。” 
  水儿呻吟叫着。
 
  “我用龟头磨擦你的阴蒂,沿着你微张的阴穴插进来,一直撞到你的耻骨, 碰撞在你的花心,让我们结合得更紧一些。啊!啊!!”我的手在套着粗大的鸡 吧,鸡吧已经充血,很硬很挺,它在寻找一个女人,女人的阴穴。它在找家,想 深深的陷进阴穴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我只听到电话另边发出不断的叫声,水儿在用手指 猛的插自己。我配合的发出沉重的喘息声,手套着大鸡吧,大约过了十来分钟。 
  “亲爱的,感觉到我的粗大的阴茎在你穴里高速抽插旋转吗?”我半调戏着 问。
 
  “啊啊,好爽,再插深一些。”水儿叫着。
 
  “水儿,我们快一些好吗?让我快速的深插你的穴。换个姿势,你趴下,让 你的阴穴裸露在我的面前,这样我这样可以插得更深。”我受不了慢动作,开始 加快节奏。
 
  “好的魔,啊啊啊!啊啊啊!”她叫起来了,比刚才的叫声大好多,节奏更 快。我想她伸进两个手指,猛的插进去又抽出来,一秒种可能两下。她同我一样 已经忘记了一切,在疯狂的情欲中。
 
  “啊啊……亲爱的,我要射到你的穴里。”大约三四分钟,那种无上的快感 流过身体。
 
  “亲爱的,我流了好多水,快来吧,全射到我的子宫里。”水儿尖叫着。 
  白浊的精液沿着鸡吧根一直向上喷,那是一团火,激情的火。
 
  “啊………我累了,床单上流了好多水,手指上全是粘粘的,让我躺到你怀 里。”水儿呻吟声有些变慢,我知道她已经到了高潮。
 
  “亲爱的躺到我怀里,让我边摸着你流水的阴户边给你讲故事。”我已经射 完了,鸡吧也慢慢软了下去。
 
  ********************************* **好多人看了手指间的情都想加我,手指间的情指的是自慰?不,他还包括情 感。我以前从没有过自慰,有人说自慰叫手淫,能产生快感,我把它当作一种耻 辱。一个人孤独时就想得很多,我们需要发泄,在沉默最终爆发。每一个灵魂都 在网络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也许只能在一瞬间找到自己的 灵魂一半。
 
  无可否认网上做爱已经成了新一代的网络产品,到处可见找做爱的男人和女 人。在视频聊天室就有不少激情表演。这是可悲吗?这是这个时代产品,是这个 时代的可悲。我们还能做什么?冷静下来面对一切。在网上在电话里我们可以戴 上面具尽情的放纵,当一天清醒了,还会回到自我。
 
               (第三集)
 
  ********************************* **昨晚又回到情色海岸线,看到已经二周年了,决定把手指间的情三写出来, 献给所有的色友。
 
  *********************************** 
  今年好象不太平,好象是改朝换代,不是非典就是洪水或地震。我也差不多 没太平过,同公司撕毁合同另外择业。工作没有找到什么,自己家的电脑丢了, 钱也丢了一些,现在被迫背井离乡。
 
  现在已经初秋了,想起夏天那一幕一幕有些色意昂然。夏天我几乎一个人呆 在家里,接手一些网站,很少出去玩。有时半夜打的出去吃点东西,而我几个好 友最少的也操了六个女人,有不少是高中生。
 
  我只去过一次网吧,几百台机的大网吧。我朋友哈哈看中一个女人,叫我加 她。我这个灯泡没有做好,那个女人在我离开网吧前就大叫:“我帮你洗衣服, 我做你的女人。”网吧的女人蛮垃圾的,我一般看不上,虽然有几份姿色,但修 养一般。哈哈,鸟人因**网友躲了好几天,我另一个朋友酷酷差不多夏天网吧 赚的钱全贴女人身上了。
 
  在家工作累了我都想找点事刺激一下大脑。一个夏天我买了六条三角裤,五 条背心,天生怕洗衣服,又是单身。
 
  此刻我打开QQ,就坐在床上。我的办公室离床不远,累了就趴下睡觉。色 网已经对我没有什么感觉了,看着那些色图掉胃口,我很瘦,如果看多了肯定成 了一流排骨型的男人。
 
  那我就寻找另类刺激,网上做爱或电话做爱。可能加了四五个固定女人,三 个少妇,两个学生,一个还是处女。少妇们是功夫一流,呻吟的声音很大,可能 好久老公没有回家,需要这类刺激。少女是初尝小乔初嫁时的美味,另一个学生 性经验很丰富,她的叫床声很大,有时一夜聊四五小时电话。
 
  我老是担心她们手指不够长,最少没有我的三分之二,而且没有我的手白、 修长。但她们手指的节奏弥补了短处,越快越容易达到快感。开始我还有那种感 觉,充血、膨起、射精,后来也就没有那种很强的感觉。
 
  我需要感官刺激,肉体的接触,晚上工作赚来的钱拿来嫖妓太不值,从放弃 原来工作后没有业务上的应酬也不想嫖了。人之初性本善:),随便道来一精彩 电话做爱让大家欣赏,事实上第二集手指间的情就不想写,现在补上第三集,请 大家不要介意。
 
  *********************************** 
  我打开视频在网上转个不停,魔爪也不断的伸展着。随便找了几个女人聊视 频,几个色迷迷的微笑乐得她们掉入我的魔爪。有个女人叫好好,是江苏的,看 到我就要我的电话号和地址,要同我做爱。真受不了,一个网络视频里不怎么难 看的男人就让她这么动心,一出口就要做爱。那我就配合她玩玩,反正我玩只是 花点思想又不吃力:)
 
  电话响了,是地道的南京口音,听声音好象还是学生,我怀疑她含着奶嘴同 我讲话的。学生好搞,但我一直拒绝同学生聊天,感觉她们太嫩了,没有性经验 又不会体贴人。
 
  “找我做爱?”我咬着烟穿着三角裤躺在床上,一副流氓像。
 
  “是啊,好哥哥。哥哥好帅,我想要……”那小女生好象等不急了,看来要 玩几招,让她听了自动溢出点淫水好祭我的口水。
 
  “妹妹听我讲个故事,来来,躺到我怀里。”我装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 
  “好啊哥哥,我脱光了爬到哥的身上听故事。哥哥累了,就来亲亲哥哥的胸 毛。”我哪有胸毛,这小妹为了讨好也会想象。
 
  “妹妹你知道我是谁吗?魔王!色之魔王,在魔界我搞遍了所有的女妖,曾 经下地狱搞过女鬼。有一次鬼王为一个女鬼打起架来。”我摸了摸床头边的烟。 
  “嘻嘻,我是不是那个女鬼啊。”她笑了起来。
 
  “是啊可爱的女鬼妹妹。那鬼王抽出他一米多的大鸡吧又想搞你时,我飞了 过来,一掌打断他的鬼鸡吧。虽然他能再生,但也要半个月。你有没有看到鬼王 急了拿起武器同我对打起来。他哪是我的对手,三魔掌就把他打倒在地爬不起来 了。哈哈,为了你得罪了地府的人,为此玉皇大帝罚我三个月不能入魔界,强迫 我同你交配三个月。”我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
 
  “哥哥,让你受苦了,让鬼妹来亲亲你。”小妹妹好象装着很爱我的样子。 
  “我抱着你到天边,那是一片无垠的草地。草地有条小河流过,小河边有个 草屋,里面有张吱压压的床。鬼妹你看到我几千米长的大鸡吧吗,我让它卷着你 的全身爱抚你。”反正我讲故事不需要喝茶。
 
  “魔哥,我躺在草地上裸露着身体,接受魔哥的爱。”好好配合着我。 
  “我伸出大手轻轻的把你抚摸,从你的秀发开始,抚摸你秀美的脸,沿着你 的美颈,伸下你的胸。我长长的舌头舔着你的小脸,我的双手不停的抚摸你的奶 子。”我把灯拉熄了。
 
  “我的手在摸自己脸,摸着颈,双手抱着双胸在摸。哥,我全身发热了,真 的好想。”好好的声音有些变质。
 
  “我的舌头离开你的乳房向下到你的平坦的小腹。我的魔爪向下摸,流过你 的小腹,伸向你茂盛的草地。轻揉着你的阴毛,手指滑向你的阴蒂,轻轻的分开 你的外阴,用中指磨擦着你的阴蒂。我的魔眼看着你暴露阴部。只见白白的大腿 根部,粉白圆鼓的阴阜下,黑色阴毛中间,一条细细的肉缝儿,肉缝儿的顶端, 一粒儿凸起象花蕾,粉红色。”事实这招是我常用的,一般女人都挡不住,管她 是少女还是少妇。
 
  “啊!啊!感觉真好,我手指在触摸自己的阴蒂。”好好发出一声一声的呻 吟。
 
  “我扒开你的双腿,用口包住你的阴唇,轻轻的咬着你的小豆豆,你下面的 香气更强烈了,好刺激啊…鬼妹的阴部是这么的诱人。”我讲完猛吸了一口烟。 
  “啊啊我受不了,好哥哥,啊啊!”好好的呻吟声越来越快了。
 
  “我分开你的阴唇,血红的象蛇舌的魔舌一样伸进了你的小穴里,两个触角 在你阴穴口轻轻的舔着。我的舌头缩成一团变成小棒,象小弟弟一样抽插着,我 感觉到你的洞壁在痉挛……在扩张……”,我幻想着在吸玩着她的阴部。 
  “哥,受不了。快救救我,我要你要,唷!哟唷!”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又一 声好好的呻吟声。
 
  “我的舌头在鬼妹的阴道口舔着!你的下面有点咸、有点骚味、有点肉香! 
  妹的淫水我好喜欢啊!“我抽了口烟,欣赏着她呻吟声。
 
  “魔哥,快插我,我受不了,插死鬼妹吧。我可以你放弃一切,包括这女鬼 身体,哪怕我化为泡沫也要让哥疯狂的插我,插烂我。啊!唷!!!唷!!!啊 啊!”她受不了,欲火几乎烧光她的灵魂。
 
  “我的鸡巴现在已经硬起来了,鬼妹现在就来插你。”我也急不可待了,下 体快顶破三角裤了。
 
  “我已经分开大腿,阴唇微微张开,流着水,扒大阴穴让哥插进来!啊啊! 
  唷唷!快插进来!“她比我还急。
 
  “我扶起千米长的魔鸡巴,火热的龟头凑到你的阴道口上,磨起来……我前 后磨……再打旋儿……舒服吗?”我在坏笑,魔王的鸡吧应该很长,如果我真是 魔王,她是女鬼也会被我搞死。
 
  “哥的大鸡吧,我爱死你了。插进来,让我爽死,我要死在哥的身下,日死 我!快快!日我!啊啊!啊啊!啊啊!”她开始尖叫,我想她开始体验手指插进 去了的感觉,而且插时有些猛,很快很深的飞插。
 
  “我的龟头也有很多分泌的黏液,加上你的爱液,已经非常润滑。将粗大的 龟头对准湿淋淋的洞口,很艰难的插下去。我用力一挺而进,慢慢地抽动。我由 慢渐快,由浅渐深……”我把烟扼掉,下意识的去摸早已很硬很粗的鸡吧。 
  “我的逼很温暖、很湿热,感觉一阵一阵剧痛,快把妹的逼撑破了。用力的 插,插烂妹的逼,插死我!我要!我要!啊啊啊啊啊!!唷唷唷!!!”好好尖 叫声越来越大了,我想她最少两个手指插进去了,她的穴一定很小,磨擦的快感 和两个的手指粗让她快乐到极点。
 
  “啊……啊啊……鬼妹……我爱你……我继续……插插……魔哥粗长的鸡巴 在小穴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把阴唇带的翻出来,并带出不少的淫水,并伴以扑 嗤……扑哧……的响声,每一次的抽插都让你激动和兴奋……”我的手也加快速 度,让自己努力去达到高潮。
 
  “啊啊!魔哥不要担心我的逼,我要你几千米的长的大鸡吧全插进来。插破 妹的逼,用力插我,插到我最深处,把我身体都插穿。让我同魔哥的灵魂紧密接 合,让妹的小穴紧紧的夹哥的大鸡吧。啊啊!哟哟!!!!啊啊!哟哟!!!! 
  啊啊哟!!!!!!“她快受不了,疯狂的自慰已经让她快要到高潮了。 
  “我的几千米的大鸡巴飞速的全没入妹的穴里,重重的撞在妹的逼最深处, 并向妹的身体和灵魂的最深处挺进。它在妹的鲜艳欲滴的两片小阴唇中间出出入 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外的淫水给带得飞溅四散。汗水混合着淫水,顺着你的腿 间流出来。啊啊啊!”我也开始大口的喘息了,象真的在插她。
 
  “啊啊啊啊!哟哟哟哟!!!!”她已经不说话了,疯狂的在抽插自己! 
  “啊哟啊哟!!”我受不了刺激,也叫起来了,一阵快感流过身体,一直到 鸡吧顶端,全身一抖,白色的精液向远处墙上喷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已经到了高潮了,渐 渐平淡下来。
 
  “好了吗,鬼妹,我已经射了。在妹的穴口最深处射击,和妹的淫水混在一 起。嘿嘿,魔王和鬼在一起会生个什么?”我奸笑了一声。
 
  “魔哥真厉害,我下面已流成不成样,床单,阴毛上全是我的淫水。我想同 魔王结合一定生下天下最色的魔鬼。嘻嘻!”好好小嘴里发出快乐的笑声。 
  本集到此结束,要看下集请等待我到湖南后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本帖最后由 一岁一枯榮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wwt金币 +10广大狼友感谢你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02更新.